一笔趣 > 玄幻小说 > 阎王在我家做官 > 第二百八九章 入朝

    测试广告1“即是无碍了,那我问你,这一年你去了何处?”

    他目光中带着审视,如寒星般落在他身上,若是旁人早就被盯得手足无措了,可阎奕晟却不急不忙地拉上衣服,消瘦的脸庞没有丝毫变化。读字阁 m.duzige.com

    他笑着抬头,与他目光相撞,轻笑出声:“父亲这话可真有意思,整个地府,哪里是我不能去的?”

    他声音不急不缓,带着几分散懒,微微动了动靠近伤口的胳膊,并未传来想象中的痛意,他心中估摸了一下,有了定数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失踪了整整一年,为父问问也不行了?”阎启砰的一声将茶杯放下,脸色沉了下去,可阎奕晟从未怕过他,即便他发怒又如何?

    “行,怎么不行?”只见他慢悠悠地又倒了一杯茶,放到阎启面前,而后自己才拿起茶杯,缓缓呷了一口,又接着道,“可这一年我一直在下面养身子,能去何处?”

    他嘴边噙着邪笑,漫不经心地拨动着手中的杯盏,无视阎启越发黑沉的脸庞。他从暗一口中得知,阎启这一年一直在找他,而面对他的失踪,则推脱是身子不好,被送到下面地狱内养伤去了。

    阎奕晟在下面养身子不过是阎启的一个托词,他便不信他不知道!现如今他居然用一个谎言来搪塞他?

    阎奕晟知道,就算知道又如何?

    即便他知道了,他也不会透露自己的真正行踪。他清楚地明白阎启是怎么样的一个人,正是因为知道,他才决定不将黄泉路的存在告诉他。

    虽说他不知黄泉路的存在和地府有什么区别,可经过一年的经历,他似乎心中有了一个底,只是他还需要佐证,才能知道自己心中的猜想是不是真的。

    可他明白,这些佐证,别说是阎启,只怕孟曦也不会告诉他,如今他回来了,想再去一趟黄泉路,也找不到去的入口。

    重要的是,他是怎么回来的?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许是这无所畏惧的模样彻底激怒了他,阎启终于忍无可忍,一巴掌拍在桌面上,他面前摆放的两盏茶也跟着微微颤抖,见此,阎奕晟也不过是轻啧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阎奕晟!你不要挑战本王的底线!”他蓦然站起身来,在屋中走了几步,而后转过身俯视他,“你既然不说,那你告诉我,你这伤从何而来?又为何会出现在水中?”

    “父亲未免管的也太宽了些?”他嘴边的笑意又浅了几分,目光穿过身前的阎启,落在外面一派繁茂的庭院中,眼中情绪莫名。

    知子莫若父,阎启见他这副模样,心知也问不出什么来,他本以为这一年,他也该长大了,不想还是当初那副模样。

    阎启此刻心情有多复杂,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哪里出了差池,小时候分明还好好的一个孩子,现在长成这样一副模样,不听劝也就罢了,连他也丝毫不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阎启正欲说什么,谁知阎奕晟却忽然呻吟一声,抬手按住眉心,一副痛苦模样,正当阎启以为他伤口有异时,他却忽然下了逐客令:

    “父亲自便,儿子身子不适,先去小睡片刻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无端又让阎启心中又气又无奈。

    方才还一副生龙活虎的模样,现在却又身子不适?可想到他才醒过来,的确需要多休息,也就压下了心口的不悦和不少话。

    现如今人回来了,就算要做什么,也须得他将伤养好了再说。

相关:
语言选择